返回首页   深圳老字号旅行社全国百强国际旅行社中国十大出境游批发商中国职旅集团成员总工会直属企业包团旅游专家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邮轮历史趣闻  >  豪华邮轮“泰坦尼克”号船东煎熬度余生

豪华邮轮“泰坦尼克”号船东煎熬度余生

浏览次数:1371     发布时间:2012-04-28

船离开,成为近100年前发生的这场海难中幸存者之一。

伊斯梅保住性命,余生却一直活在悔恨中。一本讲述伊斯梅心灵煎熬的书定于8月15日在英国出版,向人们讲述先前不为人所知的故事。

 

遭谴责

出事当晚,一切看似正常。在头等舱餐厅与医生威廉·奥洛克林共进晚餐后,伊斯梅回到房间,11时进入梦乡。

1912年4月14日11时40分,“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伊斯梅在睡衣外披上外套,趿拉着拖鞋赶到船桥找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了解情况。

“船损坏了吗?”他问船长。

“恐怕是的,”对方答道。

关于伊斯梅逃生经过的说法不同。船沉没前,船长下令放下救生船,妇女儿童优先乘坐。按照伊斯梅的说法,他协助放下救生船。当第14条救生船准备从右舷下水时,海水已没过邮轮甲板,船体严重倾斜。这时,伊斯梅跳上了这艘救生船,船上载有21名女乘客、2名男乘客、14名儿童和6名船员。“我尽了全力,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事,”他说。

不少幸存者却说,第一条救生船放下后,伊斯梅就跳了上去。一名女子甚至说,伊斯梅挑选了一些船员去划那条救生船。

作为 “白星”航运公司董事会主席和董事经理,伊斯梅是“泰坦尼克号”设计方案的敲定者。这艘巨轮最初设计携带48条救生船,却因伊斯梅反对而减少为16条。伊斯梅认为,这样可以给乘客留出更大甲板空间,况且设置16条救生船已经超过英国贸易委员会规定下限。   理发师奥古斯特·维克曼抓住漂浮的甲板椅才获救。他后来宣誓证明,伊斯梅“几乎是被”一名高级船员“扔进”救生船。二副查尔斯·莱托勒支持维克曼这一说法。不过,伊斯梅“谢绝”这种可以洗脱自己“懦夫”恶名的说法,承认自己主动跳到船上。他同时辩称,自己在邮轮上的身份是乘客,不是船员,因此有权自救。

伊斯梅幸存的消息传出后,指责他的声浪席卷而来。美国《纽约时报》1912年4月16日刊登报道《可能有1250人遇难,伊斯梅安然无恙》。英国工人周刊《约翰牛》老板霍雷肖·博顿利向伊斯梅发话:“你应该站在船长身边,直到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安全离开船。道义上而言,最卑微的、坐统舱的移民都比你更有权利在救生船上占一个位子。”

最严重的指责莫过于他把商业利益看得比生命重:为了创造从英国到美国纽约最快的航行纪录,即使经过有冰山漂浮的危险海域,仍然指挥船长高速前进。   伊斯梅与救生船上其他乘客后来获“卡帕西亚”号船搭救。4月18日到达纽约前,他寸步未离待在“卡帕西亚”号船舱里,旅途中未吃任何固体食物,靠鸦片支撑。上岸后不久,伊斯梅就接到传唤,就沉船事件接受美国参议院听证会质询。几个星期后,伊斯梅又返回英国,接受贸易委员会质询。他在听证会上面无表情,听闻罪责获免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欣慰。

在致遇难者亲人和朋友的信中,伊斯梅写道:“过去这个星期好像一场噩梦。我仍不能相信,‘泰坦尼克’号已经不在了。”

伊斯梅一再说他已尽力,却难获认同。他收到不少恐吓邮件,遭会所开除会籍,一名老朋友与他断交。

 

暗倾心

极少数人为伊斯梅说好话,其中有乘客玛丽安·塞耶。两人在“泰坦尼克”号上相识,在海难发生后曾频繁书信往来。

塞耶容貌端庄,举止优雅,与丈夫约翰·博兰和儿子杰克住在“泰坦尼克”号的头等舱。据弗朗西丝·威尔逊撰写的新书,与塞耶一家在船上相识后,伊斯梅被塞耶听自己说话的专注神情所打动。这本书定于8月15日出版,名为《如何在“泰坦尼克”号事件中活下来,或约瑟夫·布鲁斯·伊斯梅的沉没》。

丈夫博兰遇难后,塞耶并没有怪罪伊斯梅。“伊斯梅先生做了一切来帮助‘泰坦尼克”号上的乘客,”她说。

“我经常想,如果没发生那场可怕的灾难,我们的友谊会发展成什么结果,”伊斯梅后来给塞耶去信说,“我多么清楚地记得,当一切都很美好时我们的谈话。你对我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我喜欢跟你说话,听你说话。”

沉船那天中午,船长史密斯交给伊斯梅一封电报。这是“白星”航运公司所有的另外一艘船“波罗的海”号发出的警报:前方400公里有冰山和大量浮冰。伊斯梅没有把警告放在心上。当天下午,他还让塞耶和她的朋友埃米莉·赖尔森看了这封电报。威尔逊分析,伊斯梅给她们看电报是找理由搭讪塞耶。

伊斯梅参加完美国参议院听证会,准备从纽约返回英国前接到塞耶的告别电话,上船后又收到塞耶的信。伊斯梅后来告诉塞耶,他每天晚上都要读一遍那封信。   塞耶给包括伊斯梅在内的不止一名经历这场海难的人去信,告诉他们自己失去丈夫后万念俱灰的心情。伊斯梅却把这封信看作与塞耶之间的特殊纽带。他以特别亲密的措辞回复对方:“我的心为你流血,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感受。我经常问自己为什么你对我意味着这么多。”

伊斯梅在信中告诉塞耶,他们都感到“痛苦和失落”,只不过塞耶是为失去丈夫,他自己则是为失去船。

伊斯梅希望他与塞耶“有某种形式的未来”,坚信还会见到塞耶。

 

寻慰藉
“泰坦尼克”号沉没时,伊斯梅的妻子弗洛伦丝带着孩子在英国度假。弗洛伦丝4月17日写信给丈夫,表达对他的担心。

“我最亲爱的,有了你,我就没有什么忍受不了的麻烦和悲伤,” 弗洛伦丝写道。这份深情没有打动伊斯梅,他更愿意向塞耶吐露心声,觉得只有塞耶理解他。   
塞耶收到伊斯梅第一封信后回复一封长信。伊斯梅收到后等弗洛伦丝出门才给塞耶去信,倾诉思念。

“我太太去教堂了,我坐在打开的窗户边给你写信,俯看着花园。我多么希望你在这里,我们可以坐在花园里相互扶持。……我现在感觉你和我非常亲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和恼怒。”

伊斯梅在信中诉说沉船事件给他带来的痛苦:“我的心和精神都破碎了,……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的脑子似乎除了回忆那场可怕的灾难,再装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两人书信往来又继续几个月。伊斯梅的信经常透着自怜的味道。

他写道:“我有的任何抱负都彻底失去,我一生的工作毁了。”

“也许我太为这艘船骄傲,这是对我的惩罚,是个重重的惩罚……多么希望时间能倒流。”

伊斯梅总是说自己对这场灾难已经尽全力,塞耶为此感到失望。她认为,伊斯梅多少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她对伊斯梅的同情逐渐消退。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作家威尔森从两人往来书信了解到,塞耶后来曾请求伊斯梅“作为朋友”帮她提交因丈夫罹难提出的保险索赔要求,遭到伊斯梅拒绝。两人自此联系极少,直到中断。

塞耶在沉船事件后去过英国,是否与伊斯梅见面没有文字记录。

1